職業教育:要與科技進步同行

發布時間:2020年01月02日    作者:    點擊:

我們已經建成了世界上最大規模的職業教育,具備了每年培養數以千萬計技術技能人才的能力。”21—22日,中國職業技術教育學會(以下簡稱中國職教學會)2019年學術年會在北京舉行。中國職教學會會長、教育部原副部長魯昕在發言中指出,2018年,我國中高職在校生人數2689萬人,目前設置的19大類1000多個專業已經覆蓋了國民經濟的所有產業和行業。

職業教育,要與科技進步同行。“我們不是低端勞動。”魯昕要為職業教育正名。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,只有類型之別,并無高下之分。

傳統產業和顛覆性技術都需要職業技能人才

目前,我國擁有高職學校1418所、中職學校10229所,做到了全國31個省333個市2846個縣職業教育和培訓全覆蓋。

推動科學技術進步,需要一線操作技術技能人才、轉化成果行業應用人才、科技成果轉化人才和高端研究型人才。魯昕指出,這是一個完整的科學技術進步人才生態鏈,缺一不可。要補齊生態鏈,就少不了職業教育。

中國工程院院士、中科院計算技術研究所所長孫凝暉看到,在人人需編程的信息技術時代,傳統產業的智能化改造,需要職業技術技能人才。

“現在都在說互聯網行業進入‘下半場’。未來互聯網的主題,是‘人工智能+’,但是,誰來培養為傳統行業賦能的‘碼農’”?孫凝暉說,他們的研究團隊曾試著對某地的拖拉機進行智能化改造,派了一堆博士和碩士,裝上傳感器,分析大數據。但從現實角度考慮,對IT領域的博士和碩士來說,這類行業的薪資水平和互聯網公司相比,根本不具備競爭力。“我們還是需要職業學校培養出來的程序員。”孫凝暉希望把人工智能、區塊鏈、云計算和大數據等技能和工具,下沉到這些技能型人才。

研究柔性電子的中科院院士、西北工業大學常務副校長黃維也表達了對高技能人才的渴求。顛覆性技術創新成果設計得出來、制造不出來的例子屢見不鮮,制造工藝核心技術不過關而導致生產事故的情況時有發生。在他看來,技能人才能力水平和操作規范與顛覆性產品研制要求不匹配,技能人才結構老齡化,智能化產品生產高技術人才急缺。

今天的職業教育,不動腦不行

“社會需要數以億計的適應科技革命的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。”魯昕強調,“職業教育要適應、服務和支撐加快發展的新一代信息技術步伐。”

雖然我國在大量供給職業技術技能人才,但人才的結構性缺口依然巨大。根據統計數據,未來人工智能、物聯網、大數據等12個新職業人才需求缺口量達到3000萬。“今天的職業教育,不動腦是不行的。”魯昕說。

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司長陳子季表示,新時代職業教育發展的核心任務,是建設一個中等職業教育—高等職業教育—技術應用型本科銜接貫通的職業教育體系,“要使我們職業教育從一種看似低檔次的教育,轉變為對經濟社會各方面發展具有調動功能的教育”。

陳子季強調,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沒有等級差別,但如果職業教育不成體系,學生升學時在職業教育內部“無路可走”,只能轉向,那職業教育也只能成為普通教育的附庸。所以,必須要構建縱向貫通、橫向融通的中國特色現代職業教育制度體系。

“一定要把我們工作的重心放到提高職業教育質量上來。”陳子季說,要提高職業教育的吸引力,必須修煉內功,提質培優。此外,也得營造良好的社會環境,讓全社會真正樹立起“職業技術技能人才也是人才”的觀念。



上一條:助力“1+X”證書 推動我國職業教育深入改革     下一條:關于做好擴招后高職教育 教學管理工作的指導意見

關閉

炸金花可以不开牌吗